陈律师:13588852616
Previous Next

律师风采

时间:2019-09-11

  俞秋燕律师,三级律师,中共党员。现担任嘉广集团综合新闻频率《小崔说法》栏目公益服务律师团律师,12338婚姻家庭服务热线党员志愿者。

  自从我2010年从事律师工作以来,不论工作是否忙碌,我都没有放弃办理法律援助案件。或许有很多人难以理解,法律援助案件没有代理费,即使是援助中心的补贴也是非常有限。答案其实很简单,我喜欢!

  只要我接收了委托,我就会尽我最大努力去帮助他们,最大化的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!在我心里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“援助案件与收费案件都是一样的,无论案件大小如何,我一样对待,决不会因为是援助案件不收费就轻视或草率。甚至,有时候对于援助案件的当事人,因为倾注了更多的同情心,所做的工作不止法律帮助,还会耐心对当事人做一些心理辅导和精神激励,我总是希望通过我的知识和技能能够最大限度的帮助到他们,让他们能感受到一丝的温暖。

  在我办理的诸多法律援助案件中,有许多疑难杂症的案件,诸如 “遗腹子”案件、“孤儿老太”案件、被害人死亡后的刑附民案件;还有一些群体性的案件,诸如“KTV”案件、某纸业公司的群体劳动仲裁以及执行案件、装修民工的群体性劳务费案件、某加油站加油工的群体性仲裁案件等等。

  办理援助案件对我而言,已经成为我实现人生价值的一种方式。我坚信,只要我在从事律师行业的道路上,我都会坚持办下去,不为其他,只因初心!我心依旧——尽我所能地维护的合法权益!

  范丹丹,毕业于浙江财经大学法学专业,中国政法大学在读研究生,中共党员,毕业后曾就职于嘉兴仲裁委员会,2016年3月执业。现为浙江罗卡芙家纺有限公司、嘉兴中科检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、嘉兴莱鸿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等数家顾问单位的顾问主办律师。

  去年年底,接到法律援助中心电话说有个阿姨的丈夫发生交通事故,因为保险公司不同意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所以要起诉,问我能否接受指派。我说可以的,于是就这样接下了这个案子。

  阿姨第一次来我办公室的时候说起她丈夫的事情就不停的抹眼泪,因为这次事故导致一级残废,人瘫痪在床,连自己照顾自己都不行了,家里不仅少了一个劳动力还要一个人经常照顾。

  阿姨一个人来来回回我们事务所多次,没有儿女的陪伴,新宝GG创造奇迹后来写好诉状要阿姨的丈夫本人签字,想着要阿姨来回跑两趟真心不容易,所以就索性问了阿姨家的地址直接过去了。出了门,想了挺多,感觉这一家人真的很不容易,既然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帮助他们就一定要好好做。在这个案子的办理过程中,又尽可能多地去调取证据,帮助调解,因为双方差距比较大而没有调解成功。今天刚好收到了法院的判决书,不仅护理费、误工费、交通费的金额有所上涨,也拿到了精神损害抚慰金。当我把判决结果告诉阿姨的时候,阿姨非常感谢我们,表示对结果满意。

  虽然这只是在援助过程中碰到的一个小案子,但是不管案件的大小,我们用心去办理,为这些去争取他们的利益,不仅能够切实的帮助到他们,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,也能够让我们律师为社会尽一点绵薄之力,让我们有一种满足感。

  沈月芳律师, 2015年毕业后就职于浙江子城律师事务所。一直致力于民商事、刑事等法律法规的学习和研究,多次参与劳动仲裁、合同纠纷、民间借贷、婚姻家庭、以及机动车交通事故等纠纷案件的办理。秉持“敬业、专业”的执业理念。

  执业至今,办理过多起法律援助群体性讨薪案件。今天就来谈一谈法律援助集体讨薪案件的调解。

  调解,在普通的案件中,是否同意调解,只要当事人作出选择,我们律师就可以有一个答案。但在集体案件中,是否同意调解,这个就比较困难,新宝GG注册因为人数众多,大家意见不一致,有时候一部分人同意调解,另外一部分人却不同意调解。那我们律师到底该怎么做呢?显然,在一个案件中,不能分开处理。在这次的案件中,我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,大部分受援人同意调解,个别受援人拒绝调解。但是我还是选择尊重受援人的意见,在大家意见一致的情况下再进行调解。因为案件比较紧急,所以我给受援人一一打了电话,听取他们不愿调解的理由、他们的顾虑以及他们的要求,反反复复打了无数个电话,秉持“当事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”,给当事人仔仔细细的解释并再三权衡了利弊,最终,所有受援人同意调解,并且在与对方的几次谈判下,最大程度的保障了受援人的权益,取得了令人满意的结果。

  承办案件中,也慢慢的发现,每个当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与要求,有时候他们还有其他情谊在其中。我们律师也需要倾听,在了解他们的顾虑后,站在当事人的角度,作出一个正确的引导,由当事人作出一个选择,然后尊重当事人的选择。

  最近,新宝GG创造奇迹在朋友圈一看到一句话,“你办的其实不是案件,而是别人的人生”。所以,作为一名党员律师,更加坚持用心办好每一个案件。

在线咨询

在线律师